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天上舟曲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9-03-05 09:19  浏览次数:285

天  上  舟  曲

彭俐辉


众神眷顾的拉尕山


云去云来,拉尕山伸向最隐秘的天空。

在舟曲,一座叫拉尕山的山,手捧净水,怀揣信仰,唱着古老的藏歌,跳起朵迪舞,一步一步抵达至高。

紧随的,是格萨尔王幻美的传说,经久不息的灵气。

众神亲临,在神也喜爱的拉尕山,碧草茵茵,山花烂漫,一条条不食人间烟火的溪流,推开一道道深锁的重门。

峰峦傲然,喧哗低矮,战栗。

众神眷顾,多姿多彩的奇特里,藏着一座山前世的秘密,最突出的那仞,在众山的簇拥里,遗世独立,仿佛沧海阅尽,唯有苍茫绕指。

峡谷深深,深得想象也无法填满。一丝清幽的透凉,像洒落的月光,只照江南毓秀,不映江湖纷争。

蓝色的雾岚阻挡着尘嚣的侵袭,一团一团,剩下吱呀的水磨,金色的转经筒,供奉的神佛,飘扬的经幡。

念念有词,珠摇环佩的众神,留恋忘返,养天地正气,鸣一地幽篁。

妖魔鬼怪早已被诸神赶尽杀绝,留下拼死相守的灵魂,定格在一抹悬崖绝壁上,护佑一方恬静,一个个朝圣者。


世外沙滩森林公园

莽莽苍苍,森林之手举过头顶,向无垠的天空致敬。

祷词,或者祈语。

滤净的沙,洗过的水,拭后的空气。

在沙滩公园,所有的树木都张开羽翼,阻挡着疆域以外的风声雨声。所有醒着和没有醒着的花草,都拒绝修剪,想怎么长就怎么长,长出无法模仿的唯一,微醺或者深醉。

动物恣意奔跑,野果放肆飘香,一心远行的瀑布,从不收敛,低头就低下去,埋进声音也无法渗透的沟壑。

雪,林线以上的积雪,终年不眠,一双睁大的眼睛,对峙茫茫天宇,扞卫着一种至高的纯,辽阔,沉寂,安然如初。

水总在赶赴一场又一场相约,踏着天籁的舞步,貌美,体态均匀,一颗从未被亵渎过的心,晶莹剔透,隽秀,婉妍。

雾雨山的雾,老鹰崖的崖,人命池的池,杜鹃林的杜鹃,千载空悠,一生洁身自好,不与尘嚣有半点瓜葛。

世外桃源,孑然一身,孤美与孤美的影子,相对无言。


神秘大峡沟

挤压,扩张,褶皱。

疑窦丛生,不解之谜此起彼伏,泛起一沟的云诡波谲。

古遗址,古墓群,古城堡,石器,陶罐,瓦片,像蜂涌的植物,浮光耀金,扑闪着一道道未知的光线。

炫目,幻象。

舟曲大峡沟,被雨水切割的地表,构成锋刃、剑突,一座座不规则的山峦,一条条穿插阳光的沟壑,一个个象形的星座,鱼或者羊。

是谁弯弓射箭,射中一把斧头,劈出一级级不可思议的台阶?是谁从天空推下石头,砸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池,在月下泛着清ag国际外汇|官方网站冷?又是谁,呵一口气,就把白龙江、拱坝河、博峪河恣意掌控,高的,在更高处荡漾;低的,低至微澜,内敛,含蓄?

观音,吕祖,关帝,药王,九天圣母的雕像,耸立在一朵朵灿美的云里,化为追溯,迷惑,猜测,让敦厚的舟曲,在声声鹧鸪里,面纱掩映,一幕遮一幕。

云杉,冷杉,华山松,纹党,当归,天麻,金雕,斑尾棒鸡,梅花鹿,营造的自然王国,像民风浓郁的多地舞,斑斓着一片圣洁的土壤。

莲花峰,猴子拱月,水帘洞,镇妖石,卧虎坪,一个个在字词里生发的壮景,活灵活现,却像谜一样,留下千古惊叹。

骄阳直视,雾岚生烟,诘问和追寻一溜排开,慢舒漫卷。


悠悠翠峰山

迭山之脉,翠峰山突然挺拔,高接云天,抚摸太阳和月亮。

三面绝崖凌空,陡峭如刀剑屹立,不知奇花异草是怎样莅临峰顶,鹤立鸡群的,剩下尘土一面,让尘世独来独往。

也不知安静的寺庙,如何拐弯抹角,深藏多少功名,以淡然的姿态,耸立在云水间,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

屏风打开,左莽莽,右苍苍,一只不肯降落的鹰,收紧了翅膀,终是行吟,终是抵达,梦想遗落高山流水,泛起云涛阵阵,倏然,不沾衰草。

云游的僧人早已不寻天堂,一醉三千秋,二郎神丢失的令旗,仍旧镇守一方平安,女娲娘娘指弹的石窟,叠翠充盈,投石问路的飞禽,划过道道弧线,影映浩瀚白龙江,溅起盈波邈邈。

晨钟暮鼓,疏影其里,数阙朝天的翠峰山口吐莲花,手捻佛珠,省略人间俗事,径直扶摇幽烟,抖落一身萧萧风雨。

天海林涛,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唯有俯仰间的草木,终是悠然而然。

翠峰如箭,射出一片晴空,万里。


诗文作者:彭俐辉,男,四川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绿风诗刊》《诗潮》《诗选刊》《扬子江诗刊》《诗林》等报刊。参加全国第十五届散文诗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