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史志文化

西固起义前后——孙铁峰转变过程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01-07 13:47  浏览次数:1456

西固起义前后

裴卷举


二、孙铁峰转变过程

    孙铁峰,原名逢泰,武都县孙家磨人。历任国民党部队司务长、排长、连长、营长、参谋长、副官、上校副团、团长、副司令等职。1930~1932年在国民党中央军官补习班学习,后又于南京高级工兵学校毕业。先后参加过三青团、国民党、军统和红帮、复兴社等反动组织。1935年,在鲁大昌部下当营长时,曾驻防西固,受命堵截我红军北上。后红军突破天险腊子口,又撤至岷县,扼守二郎山阵地,因“战斗”有功,于1936年,被提升为一六五师(十四师改编番号)九八五团中校副团长,后派往陇东庆阳一带阻击我东进红军部队。

     1939年夏,在山西中条山与日作战后,提升为九八五团中校团长。此后在河南渑池和陕西洛川、黄陵、耀县一带警戒河防,封锁我陕甘宁边区政府和防御我军一切活动。因失事而被削职,辗转至武都1948-1949年任甘肃省第八区上校保安副司令,并参加“保密小组”。7月,任该区献旗代表团团长,赴兰给马步芳献旗。1949年8月代理西固县县长,组织和领导了西固起义。

    孙铁峰组织领导西固起义,绝非偶然之举,他是在政治上遭受挫折,思想上经过斗争,并经我地下党的多次教育和争取,特别是解放战争的急剧发展,促进了他的态度转变,终于举起义旗,投向人民,走上革命道路的。

&ag国际外汇|官方网站nbsp;   早在1947年解放战争初期,孙铁峰任一六五师团长时,在陕西洛川石底镇阻抗我军的一次战斗中,因防守不严,闪开空隙,使我军得以趁机越过敌封锁线而失战机,没有完成阻击任务,被胡宗南以“通共”罪名,行将枪毙,幸被部下闻讯,连夜放走,几经周折,潜逃兰州。当夜,找到我在兰做地下党工作的王锐青同志。王和孙同乡邻村,自幼相识。他看到昔日赫耀一时的国民党团长孙铁峰,落到如此下场,认为趁此机会,可以争取,于是和孙经常往来。两人在谈话中所涉及共产党革命和解放战争形势方面的内容较多。孙当时认识到共产党将来一定要在全国范围内取得胜利,国民党注定要失败。但一提到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方向,以及他的打算和今后所应走的道路时,孙就连连摆手说:“只能谈到这里,再不能往下谈”。这样谈过几次,都无结果。

    孙铁峰逃出虎口后,胡宗南立即派出几股侦缉队,紧紧追踪缉拿,孙遂在兰被捕入狱后用飞机解送西安。孙在兰州、西安两地监狱中受到了共产党人李兴初、要海良(女)等人的关照和启发教育,始有初悟。

    孙铁峰在兰州、西安蹲监狱期间,在兰州住闲的尚佐周(与孙同学好友)和王锐青同志多方活动,通过寇永吉(省财政厅长、地方势力派)斡旋,经王治岐、郭寄峤(甘肃省政府主席)等多人给胡宗南多次说情保释,才免一死。孙出狱后仍回到兰州。国民党在甘肃的统治集团看到大势已去,准备放弃辖地,“鸣起身炮”;寇水吉向郭寄峤力荐,安置孙到武都任第八区专员公署保安副司令。在此之前,王锐青同志也回到武都。

    1948年初,孙铁峰回武都任职后,同王锐青同志秘密接触的次数比过去较多,孙已知王有革命关系,但不知道具体情况。王和孙闲谈中,经常谆谆规劝,叫他走向人民,走向革命。孙的内心始终矛盾重重,犹豫不决。不过王和武都地下党几次组织鼓动武都中学闹学潮之事,孙本来知其内幕,却视若罔闻,未加制止,并暗暗为之掩护,后赵龙文追查此事,孙都以谎言瞒过,没有深究。

    一次,赵龙文在绥靖分署召开第一次“保密小组”会议,会上有人提出王锐青有共产党嫌疑,赵当即命令全城戒严,出动部队逐户搜捕,并严令不得走漏风声。会散之后,孙当机立断,不顾自己安危,夤夜奔赴王的往处,通风报信,令其化装出城,脱离险境。

    1949年春季的一天,在城外隐蔽开展地下工作的王锐青同志冒着危险,偷进城再次找孙铁峰谈话,观察他的态度,孙仍无明确表示。

    1949年6月,西安第一野战军政治部范明部长,派陈子平同志(化名陈达)利用来武都与蒋云台联系之隙,动员孙铁峰早日投身革命。陈对当前形势的分析和对他的劝导,对孙有一定的启发。孙当即向陈达表示:“愿意弃暗投明,立功赎罪。”为了以后便于联系,隐蔽工作,陈给孙化名“赵顺”,并报告了西安。不久西安一野政治部指示孙“竭尽全力组织力量,随时策动地方武装起义,做好迎接解放军解放武都的内应工作。”自这以后,孙一方面应付保安司令部的事务,一方面考虑陈达提出的问题和西安一野政治部的指示。

    8月初,孙铁峰在包头部队中的一位挚友俞有如突然给孙来电说带些青年速到他那里来。孙即同王锐青同志研究,王当时分析:“北平已解放,包头一带住的全是傅作义的部队,起义不成问题。”并认为孙去包头后可能会起些作用。此时,恰逢八区五县组织代表团,要去兰州给马步芳献旗,武都专员宋宗濂要孙铁峰当团长,孙认为借此机会,可以顺便去包头,便欣然应诺。到兰州后,孙即找借口去俞的办事处发了电。回电说:“孙铁峰来包有重要职务,即与周祥初(国民党甘肃保安副司令)洽商。”周因听到宝鸡已经解放,从时间上算,已不容再到包头去。结果仅仅谈了些会后的打算,孙表示随着周的决定干。

    献旗后,孙铁峰回到武都,将他不能去包头同周祥初商定的事,一一向王锐青同志作了汇报,王鼓励孙在武都好好干一场。没过几天,武都增设了一个警备司令部,孙暗暗地把保二团蒲有连营长和保三营自卫队的杨风鸣联络好,掌握在他手上,一有举动,可以听他指挥。

    8月上旬,岷县专员孙阳升同保二团长窜至武都,准备伺机南逃。为了扣留即将逃跑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我地下党工作人员龙一飞(龙的灰色隐蔽身份是第八区保安自卫队团长)李忠孝联络好孙铁峰,经请示隐蔽在乡下的王锐青同意后,在武都县参议会召开武装暴动会议,会议拟议孙铁峰为暴动起义总指挥。龙一飞主张马上行动,孙坚持当时时机不成熟,分区机关未到礼县(礼县8月17日解放),我军主力才到天水,各种条件不备,此时起义凶多吉少,不可轻举。会议决定应积极组织力量,在武都专员和警备队临近逃跑时,再见机行动。由于这次会议组织不严,与会人员复杂,忽略了会议人员的身分,如警察局长林x×等都参加了,其结果被宋宗濂和警备司令龚某发觉,逮捕了有关人员。龙一飞乘机溜出,在全城紧急戒严前,化装逃出县城。

    龙一飞在临离城前向孙说:“我已暴露了身份,生命交给你,组织给我的任务也交给你。”并说:“你的命差点送在胡宗南手里,到现在还不悔悟转变过来,等待何时,不过在目前你要保住我们的秘密。”孙认真地答道:“这一点请你放心,你们搞这些事,我老早就知道.如果我害你们,早就害了。”随后孙把龙一飞送出城门,脱离了险境。

    孙铁峰参与地下党预谋的武装暴动暴露,赵龙文、宋宗濂对孙顿生怀疑,认为把孙留在武都,对他们不利。第二天,宋宗濂、龚某把孙叫去说:“西固县长赵宏璋因病在兰,无人理事,在此动乱期间,许多事情急需办理,我们报请省政府批准,派你去代理西固县县长,当日赴任。”并派卡车一辆,两排武装士兵护送。名为护送,实为押送,其目的是调虎离山,消除后患。